诸天最强学院

诸天最强学院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34:17

最新章节: 老师!”魂天帝十分明智的没有提出任何意见,反而十分恭敬,道。MMP!他敢十分的确定,如果他敢提出任何意见,魔祖罗睺一定会把他攥在手中揉搓一百遍,让他体验什么是粉身碎骨的痛。“很好!”魔祖罗睺满意的点了点头。因为,他已经收到了一张教师卡。“果然!”魔祖罗睺快速的浏览着教师卡之中的信息,得到了一个让他十

第三十五章 小渡厄拜见师叔

“这···这····这···”

紫霄宫大殿内,宋远桥、白眉鹰王殷天正、洪七公等人全部都懵住了,一脸的难以置信,想要说什么却感觉脖子仿佛被人掐住。

这是bug!

他们都知道张三丰强,可是,这强的也太离谱了。

“应该是师父进入诸天学院后,实力进步的太快了。”

武当七侠之中,最为机智的张三丰四弟子张松溪却是有些猜测。

他们师父百岁大寿的时候,还没有如此实力,如今一声之下,近千名僧人瑟瑟发抖。

“哇~太师父好厉害。”

张无忌和武当派的一众三代弟子,反而最先回过神,一个个兴奋的尖叫道。

他们根本不明白张三丰这一吼代表什么,只知道张三丰的声音传来,少林寺原本凶神恶煞的僧人不少人被吓得在地上打滚。

“还是见师父第一次这么霸道。”

紫霄宫大殿前,张翠山看着身前宛如谪仙般的张三丰,一脸的崇拜。

这就是他师父,无论到了什么地方,都会绽放难以掩盖的璀璨光芒。

“呼~没事,没事,我没有问题,是张真人太变态。”

张三丰身后的黄药师长长舒了一口气,眼皮不断跳动,不断地安慰自己。

“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欧阳锋了。”

一想到自己一掌把欧阳锋打的生死不知的场面,黄药师顿时感觉自己镇定很多。

“我是诸天学院的学生,还是院长许诺的初级班班主任,如果你们真的认不清形势·······”

张三丰负手而立,长长的白发无风自动,一身整齐简洁的道袍也是猎猎作响,面无表情的扫视着一众少林寺僧人,双目无比的幽深。

如果他还是武当派那个垂垂老矣的张三丰,今天他或许还会想办法和平解决。

可惜,他现在不是。

他现在是诸天学院的学生,院长钦定的未来初级班班主任。

如果面对区区少林寺就退让,他将诸天学院置于何地?

他如何对得起院长的悉心栽培?

“我师父的事情,少林寺还一直没有给一个正面的说法。”

张三丰目光越发幽深,他和少林寺之间的恩怨,不是一朝一夕。

他师父觉远就是被少林寺逼死的,在他没有崛起前,也被少林寺追捕过一段时间。

更何况他也听张翠山讲过,院长告知张翠山的未来。

如果不是诸天学院出现,在他百岁大寿的时候,张翠山和殷素素会在以少林寺为为首的各大派威逼下,全部自刎而死。

他的徒孙张无忌,也会身受重伤,受尽折磨。

他本人,他的三徒弟俞莲舟,他的五徒弟一家,全部都身受院长的大恩。

严格来说,整个武当派都身受院长的大恩。

赤电妖牛肉是诸天学院学生才能兑换的宝物,可是,沈文并没有限制他给自己的徒弟食用。

不然的话,宋远桥、俞莲舟他们想要成为后天境圆满的高手,没有一二十年,甚至更久的时间,他们都达不到这个层次。

“咕噜~”

少林寺还能够站立的僧人,一个个神色惶恐,瞳孔猛缩,仿佛见到了世间的最恐怖的存在。

如果不是吓得双腿发软,他们可能都忍不住逃走了。

一个人怎么能强到这种程度?

以一敌千?

不!

是,横扫千军,万军辟易。

张三丰是真正的千人敌,万人避。

一声之下,他们近千名僧人近乎肝胆欲裂,恨不得眼前的一切,只是一场噩梦,他们能够早点醒来。

“怎么办?”

空闻方丈、空性、空智这些江湖鼎鼎大名的少林高僧,甚至三渡之中的渡劫和渡难也是纷纷把惊骇的目光投向了渡厄。

张三丰是让渡厄重新阻止语言的。

他们少林寺的生死存亡,他们这近千名少林寺僧人的生死存亡,都靠渡厄接下来的一句话了。

“师叔,你可一定要想好怎么说。”

空闻方丈、空性、空智这些渡厄的后辈,心脏砰砰直跳,面色蜡黄,四肢竟然有些不停使唤,在轻微的颤抖,幅度越大越大。

报仇?

威逼武当山,让武当派屈服?

和武当派两败俱伤?

这是谁说的,他们怎么不知道。

“师兄,少林寺的命运就在你接下来的一句话中了。”

即使以渡劫和渡难两人的心性,此时也是惶惶不安,生怕渡厄说错一句话。

此时的他们哪还有一丝来时的自信,只有无尽的震惊和惊悚。

张三丰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,达到了一人可以镇压整个少林寺的传奇境界。

“或许只有达摩祖师死而复生,才有可能和他匹敌。”

“我······”

在众僧人一双双夹杂着忐忑、惊惧、期待等等复杂情绪的目光注视下,在张三丰、黄药师等人幽深的目光注视下,渡厄豆大的汗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不断的从额头划落,独目更是布满了血丝,仿佛要脱落出来。

仅仅不到十息的时间,汗水就把他身前的地面打湿。

渡厄能够感觉到张三丰身上散发的冷意,只要他下面说的话,不符合张三丰的预期。

这上山的近千名僧人,或许一个都别想下山。

若是这近千名僧人全部陨落,少林寺就名存实亡。

为了让武当派屈服,少林寺的高手全部被他们带来了,留下的只是一群普通弟子和数名二流的高手,做做样子而已,防止有人上山偷盗。

渡厄不知道过去多久,每过去一息,他的身体都仿佛被放上了一块千斤巨石,把他压得越来越喘不过气来。

到最后,渡厄甚至感觉到了呼吸的停滞,目光有些模糊。

如果直接服输,少林寺就会成为天下的笑柄,即使数百年洗刷,也无法洗刷掉这些耻辱。

可是,硬抗下去,不用数百年,只需要数十息,少林寺这近千名僧人说不定就会被葬在武当山上。

“渡厄拜见师叔。”

在这般巨大的压迫下,渡厄的脑海宛如被压榨到极致的矿石,淬炼出了其中的一缕精粹,噗通一声,跪伏在地上,叩首道。

对啊!

自己人,大家是自己人啊!

没有必要这么严肃,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。

张三丰的师父觉远虽然只是打理藏经阁的一名普通僧人,但是,觉远却实实在在是无字辈僧人,而无字辈的僧人是他们师祖一辈。

张三丰是觉远的徒弟,自然和他们师父一辈,是他们的师叔,没毛病。

“师叔,少林寺伤了您的心,我们一直很懊悔,师侄这一次带着少林寺众僧就是为了当年的事情道歉。”

“我知道师叔您心胸宽阔似大海,度量可比明月升,早已经放下了当年的恩怨,可是,我们不能。”

“为了让您老现身,让我们有机会当面给您道歉,师侄才出此下策,说出大逆不道之语,全是师侄的错。”

渡厄独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神采,他说着说着真感觉后悔了,恨不得时光倒流。

若是张三丰还是少林寺的弟子,他们少林寺就出了第二个达摩祖师。

“至于藏经阁的事情,根本不算什么,师叔拿自己家的东西,天经地义。”

“只是何须师叔辛劳,您若是想要观看少林寺七十二绝技,只管通知一声,师侄定会把秘籍亲自送到武当山。”

渡厄冲着身后目瞪口呆的众僧人,挥了挥手。

“渡劫、渡难一起拜见师叔,空闻、空性、空智还不过来拜见你们的师叔祖。”

张三丰已经超神了,惹不起,完全惹不起,那就当舔狗。

“这是你们太师叔祖张三丰,活着的武林传奇,能够一睹你们太师叔祖的风采,是你们一生的荣幸。”

“刚才是太师叔祖指点你们,还不拜谢你们太师叔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