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天最强学院

诸天最强学院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34:17

最新章节: 老师!”魂天帝十分明智的没有提出任何意见,反而十分恭敬,道。MMP!他敢十分的确定,如果他敢提出任何意见,魔祖罗睺一定会把他攥在手中揉搓一百遍,让他体验什么是粉身碎骨的痛。“很好!”魔祖罗睺满意的点了点头。因为,他已经收到了一张教师卡。“果然!”魔祖罗睺快速的浏览着教师卡之中的信息,得到了一个让他十

第十一章 是谁在打太极拳?【求推荐,求收藏!】

“嘭!”

鹤笔翁双目仿佛失去了焦距,目光呆滞的看了看沈文,又看了看张三丰,又看了看倒在地上,被一拳打的七窍流血的鹿杖客等人,整个人轰然倒地,昏死了过去

这是噩梦,他还没有睡醒,他还要继续睡。

“张三丰你的实力我还算满意,接下来的考核需要到城外。”

沈文暗暗打量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张三丰,眼皮微不可查的跳了跳。

张三丰默默的点了点头,心绪却是有些澎湃。

他的机会来了。

“把他们放在马车上,我们走。”

沈文说完后,又向张翠山吩咐道。

一千元兵不足为虑,可是,杀了这些元兵后,他可以拍拍屁股走人,武当派恐怕就要被朝廷大军血洗了。

“是院长。”

张翠山闻言,连忙把地上昏死的五人扔到马车上。

连出手都没有出手的白眉鹰王殷天正等人,面面相觑,眼神交流了一下,也是连忙跟了上去。

虽然他们不知道沈文的具体身份,但是,从沈文之前的话语,他们还是能够听的出来,沈文和诸天学院必定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。

之前凭空出现的金色通知栏,还有把他们挪移到襄阳城的神通,让他们深彻的明白诸天学院的神秘和强大。

有着白眉鹰王殷天正和殷野王在,沈文一行人很快就找到了襄阳城天鹰教分坛。

“院长,这是其中一部分宝物交易的珠宝和玉石,还有一部分没来的处理。”

殷素素有些惊愕的看着白眉鹰王殷天正等人,不过,她没有忘记沈文吩咐的事情,连忙把一个一尺大小的红木箱子交给了沈文。

“麻烦你了。”

沈文只是粗略的打量了一眼就收了起来。

虽然红木箱子中大部分的珠宝玉石他都不认识,但是,那几块天然形成,形状奇巧,散发着五颜六色,晶莹剔透的宝石必定价值不菲。

沈文一行人在天鹰教分坛接走殷素素后,就直接离开了襄阳城,沈文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招收张三丰这个学生了。

“系统,准备特招生考核。”

大约半个小时后,沈文让马车停留在了一片树林中。

“张三丰你准备了吗?”

“院长,贫道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张三丰面色肃穆,轻吐了一口浊气,连忙走到沈文指定的区域,握住真武剑的右手甚至沁出了汗水。

这是他人生面临的最大的一个机遇。

之前的路上,张翠山已经把沈文的身份大致告诉了他。

白眉鹰王殷天正、宋远桥、俞莲舟等人也是一个个目不转睛,眼神深处却是透露着浓浓的艳羡。

诸天学院啊!

他们也从之前张翠山和张三丰的对话中,了解到诸天学院的强大,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执掌诸天学院的院长,神通广大,法力无边。

一旦张三丰通过了考核,就是鲤鱼跃龙门。

“开始考核!”

沈文话音刚落,一头通体呈现赤红色的妖兽凭空出现,长约四米,高约两米,妖兽体形似牛,全身赤红色的毛发宛如燃烧的火焰,尾巴却如同一节长鞭,表面覆盖着一层紫色的鳞甲,上面闪烁着细微的紫色电芒。

先天级妖兽,赤电妖牛。

“哞!”

赤电妖牛仰天长啸,宛如雷电嘶鸣,两个前蹄微微弯曲,深陷入泥土中,一双赤红色眼眸死死盯着张三丰,尾巴上的紫色闪电越发璀璨。

“啊~”

俞莲舟、宋远桥、白眉鹰王殷天正等人连连后退,眼神之中透露着一丝骇然。

仅仅是赤电妖牛身上散发的气息,就让他们有些胸闷,身体本能的感觉畏惧。

“杀了这头赤电妖牛,你就通过考核了。”

沈文心中有些惋惜。

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给同样符合特招生标准的张无忌考核的原因。

考核内容只有一条,杀死同级别的妖魔、魔兽或者其他异兽。

“师父小心。”

“张真人,一定要小心。”

“师父,这里有屠龙刀,你可以借用一下屠龙刀。”

“师父,你要不要调息一下啊,之前在客栈出手,肯定耗费了不少内力。”

·······

巨大的赤电妖牛给张翠山、俞莲舟、白眉鹰王殷天正带来了太大的压迫力,让他们身体本能的后退,每个人面色都有些难看,纷纷提醒张三丰。

考核难度太高了,这怎么可能完成?

他们原本还有着一丝奢望,张三丰考核之后,自己也有考核的机会。

可是,他们现在却是有着自知之明,别说不给他们考核,就是给他们考核,他们也无法通过考核。

“嗖!”

张三丰什么都没说,只是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,那是无比畅快的笑容,身影宛如鹰击长空,整个人好似一颗炮弹直接落在了赤电妖牛身上。

之前在客栈的出手,只是一个热身。

“哞!”

赤电妖牛大怒,前蹄猛然扬起想要甩掉张三丰。

巨大的力量好似对张三丰没有任何的影响,他仿佛一块飘絮轻轻的贴在赤电妖牛的身上,丝毫不动。

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······

就在赤电妖牛前蹄落下的那一刻,张三丰动了,他一头白发飞扬,身旁的道袍也是在无风自动,猎猎作响,双拳宛如狂风暴雨砸落在赤电妖牛的脊背上。

“咔嚓!”“咔嚓!”“咔嚓!”·····

骨骼的断裂声响起。

“哞!”

巨大的疼痛让赤电妖牛双目越发赤红,散发着浓浓的煞气,赤电妖牛凌空翻转,背部狠狠的撞击向地面。

张三丰好像知道赤电妖牛的动作般,在赤电妖牛反转的那一刻,他的身体也随之而动。

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·······

又是一阵刚猛无匹的拳头疯狂砸在了赤电妖牛的柔软腹部。

“嘭!”“嘭!”“嘭!”······

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,赤电妖牛或翻腾,或撞树,或跳跃,想要摆脱张三丰,整片树林都被赤电妖牛破坏,树木倒塌碎断,地面沟壑万千。

而张三丰宛如一个人形凶兽,死死的贴在赤电妖牛身上,两个拳头就和两个磨盘一般,不断地砸落在赤电妖牛身上。

躯体的碰击声,夹杂着赤电妖牛的惨叫声,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。

赤电妖牛被张三丰双拳砸的倒地抽搐,张三丰仍然面色红润的贴在赤电妖牛身上,双拳仍然如暴雨般落下。

只是衣服和发型有些凌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