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天最强学院

诸天最强学院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23:34:17

最新章节: 老师!”魂天帝十分明智的没有提出任何意见,反而十分恭敬,道。MMP!他敢十分的确定,如果他敢提出任何意见,魔祖罗睺一定会把他攥在手中揉搓一百遍,让他体验什么是粉身碎骨的痛。“很好!”魔祖罗睺满意的点了点头。因为,他已经收到了一张教师卡。“果然!”魔祖罗睺快速的浏览着教师卡之中的信息,得到了一个让他十

第一百三十九章 球长

道长,你怎么了?”

袁世凯神色微滞,脖子有些僵硬的转向后方,看着躺在地上仿佛死掉的石坚,面色有些阴沉道。

他可是把国师之位许诺给石坚,结果,到了关键时刻,石坚竟然给他玩装死?

“总统阁下,你不要妄图叫醒一个装睡的人。”

袁世凯身后,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的中年男子,冷笑道。

“慈禧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鬼,她是一个鬼王,石道长吓昏过去也正常。”

和服中年男子十分的淡定道。

“安倍先生,还请你帮我解决他们。”

袁世凯眼皮忍不住跳了跳,其实在石坚来找他之前,就有东瀛人来找他,只是东瀛人野心勃勃,对方帮他多少,就会十倍,甚至百倍的索要回去。

而且,他也不相信东瀛人,一直拖着。

石坚的出现却是让他欣喜,根正苗红,茅山派大师兄。

可是,他怎么没有想到石坚竟然敢如此胆小,如此不堪。

“总统阁下,你放心,区区鬼王,不足为虑。”

和服中年男子淡淡一笑,他们祖上可是出了安倍晴明那般伟大的阴阳师,有着对付鬼王的底蕴。

“出来吧~”

和服中年男子轻语一声,四个冒着黑雾,面色狰狞,身形魁梧的鬼怪出现在他身前。

这四个接近鬼王的式神,就是他横行东瀛的王牌。

“咳~”

逍遥子轻轻瞥了一眼和服中年男子,轻咳了一声,和服中年男子如遭电击,直挺挺的倒在地上,七窍流血而死。

“嘶~”

躺在地上,怕袁世凯恼羞成怒对他下手的石坚,一直注意着外面的情况,结果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连他忌惮无比的东瀛人,竟然被轻轻一咳震死。

吓得他,更是不敢动弹丝毫。

“太弱了!”

逍遥子微微摇头。

和服中年男子男子控制的四个厉鬼,实力倒是不错,可惜,和服中年男子本人连僵尸世界剧情刚开始的九叔,都差了一截。

他虽然轻咳一声,却是用到深厚的内力,类似狮吼功,直接把和服中年男子的五脏六腑震裂。

“逍遥子老师给你们上了一课,遇到道士,别管他出什么招,直接攻击他本人。”

“如果施法的人死了,他即使有再逆天的手段,也无济于事。”

张三丰直接给学生讲起了课。

和服中年男子控制的四个厉鬼,在和服中年男子死后,首先就把和服中年男子的灵魂分食,然后,又把陪同和服中年男子的几个东瀛人,也全部杀死。

这些厉鬼根本没有攻击逍遥子,反而,打算离开石洞,回到东瀛找安倍一族报仇

“你们·······”

袁世凯吓得连连后退,保护他的士兵端枪的双手都在不停的颤抖,双目恐惧的望着逍遥子。

可怕!

实在太可怕!

一个活生生的人,就被这个人咳死。

他们生怕逍遥子对着他们咳,即使他们手中有枪,也是不敢动。

“让开吧!”

沈文挥了挥手,并没有把袁世凯怎么样。

接下来的世界试炼任务,可能还会用到袁世凯。

“诸位先生请!”

袁世凯心头挣扎一下,面色恭敬的退到一边。

他就不该来这里。

想登基就登基,反正他手中有着北洋军,南方的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干嘛要听信石坚的蛊惑。

“开!”

逍遥子走上前去,右手放在石门上,一道肉眼可见的白光横扫而过,巨大的石门夹杂着隆隆的声响,缓缓打开。

“跟上。”

沈文迈步走进去,站在一旁的逍遥子和张三丰才跟了上去,继续在前面开路,其他师生紧随其后。

“我们走!”

袁世凯很想把炸药把石门直接炸塌,让沈文一行人全部埋在里面,可是,一想到这些死后还可能变成鬼,这个刚闪过的念头,就被他碾碎。

“陛下,别急着走。”

就在这时,地上的石坚仿佛迷迷糊糊醒来,叫住袁世凯。

“石道长,你终于醒了?”

袁世凯面色无比的难看,冷声道。

“陛下,你也别生气,你知道刚才那些人是谁吗?知道谁最强吗?”

石坚淡淡一笑,脸上带着优越感。

“谁?”

袁世凯连忙问道。

刚才那群人太恐怖,刚才死掉的那个和服中年男子好像是东瀛最强的阴阳师之一,结果,被咳一下就惨死。

他也十分好奇沈文一行人的身份。

“老子!”

石坚面色严肃道。

“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?龙虎山、正一道那些天师也不敢我面前称老子,你算老几?”

袁世凯面色瞬间变得狰狞,快步走到石坚的面前,怒气勃发,面色发黑的望着石坚,把心中所有不满发泄出来。

“咔!”“咔!”“咔!”······

跟随袁世凯而来的近百名精锐士兵,也是一脸怒色,手中长枪的枪栓都齐齐拉开,只有袁世凯一声令下,就把石坚打成筛子。

遇到危险的时候,石坚就装死,没有危险的时候,在他们面前倒是硬气的不行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石坚面色煞白,他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。

“那个叫李耳,李聃的老子,他就在人群中。”

石坚连忙解释道。

他还有大好的前途,怎么能够在这里折戟沉沙?

“你看老子像不像傻子?”

袁世凯一把抓住石坚,怒视着石坚。

在石坚的眼里,他的智商到底有多低,有多么好骗?

那个被尊称为老子的李耳,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圣人,距离现在都好几千年了。

“你找死吗?”

“你就是傻子!”

“你要是再敢说这句话,我就和你不认识了。”

这一次石坚没有怕袁世凯,反而一把捂住袁世凯的嘴,面色煞白的望着地宫的入口,发现没有人,才狠狠松了一口气。

“我带你去看看,之前的人群中,有一个是我师弟,应该没什么危险。”

石坚犹豫了一下道。

“攻击他右腿!”

“打什么头,打头没用!”

“右腿啊,右腿!”

“把他的右腿打断!”

“先把右腿打断,别管其他的。”

·······

袁世凯在石坚的拉扯下,小心翼翼的靠近石室,然后就听到石室内一道道严厉的斥责声。

他探目望去,就见到一个身穿金色龙袍,身体笔直,双臂平张,露出两颗雪白狰狞长牙的中年男子,被沈文一行人围住,五颜六色的掌印,指印、腿劲向着龙袍中年男子的右腿攻击过去。

龙袍中年男子每一次蹦跳就有数丈高,可惜,又被之前咳死东瀛人的那人,和其他几人联手,又压制到地面上。

“吼~”“吼~”“吼~”·······

龙袍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声宛如猛兽的咆哮声。

“苏轼,把你的才气更凝聚一些,利刃形或者长矛形。”

“朱厚照,你的防御太低,往后退,别想着往前冲。”

“李清照,你就别靠过去了,站在最后面。”

·······

咆哮声中又夹杂着训斥声。

袁世凯,“???”。

不是只有老子吗?

怎么又冒出来这么多?

苏轼?朱厚照?李清照?

龙袍中年男子最终寡不敌众,右腿直接被打断一截,每一次跳跃由原本的数丈,变成斜着晃动几米。

“把地宫清理一下,我们走。”

一眉道长身影几个跳跃,把一张黄符贴在僵尸王的头顶,沈文把静止不动的僵尸王收起后,其他人在沈万三的指挥下,把地宫的金银珠宝全部收起。

“好看吗?”

下一刻,沈文的身影仿佛瞬移出现在袁世凯身边,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,双目平静的望着袁世凯。

“小子慰亭,拜见·······”

袁世凯瞳孔猛地一缩,心脏更是一紧,差点停止跳动,他腰身去拜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住。

“想做球长吗?”